兼职吧 > 毕业论文 > 论文指导 > 正文

翻开写的那几篇毕业论文 打开了大学记忆的闸门

来源:www.jianzhi8.com发布时间:2013-01-15 浏览:1466次

这个学期很快就要过去了。庆幸的是这学期过的还算充实。尤其是西方哲学史让我大开眼界,让我对哲学产生求知的欲望;其次是中国政治思想史,虽然课没有怎么听明白,但写的一篇读书报告开始对儒学有了学理上的了解;再次是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选读,读文本很难,但就学术训练来说,是必要的。这三门课是我开学既期待又畏惧的,畏惧在我自知基础几乎空白,但这三门课又是思想性极高的课程,所以可能表现会很差。现在回头看,觉得其实只要抓住一个点,搞明白就OK了,所以自己对在这三门课上的表现和成果产出还是满意的。
    一学期下来,写了三篇大论文,现在有点想要发表的想法。源于人力资源课老师的鼓励,加之有几位朋友通过公正的方式发表了论文,以及金老师的鼓励,决心论文可以试试投个稿。但有两个问题,一是有个别句子非原创,二是思想深度不够,但可以改。按原计划,是想把西哲论文修改发表,但后来李宁老师鼓励我从历史的角度把徐复观好好研究下。我觉得从这个角度做很有意思。但是,是想把这个工作放到下学期的,因为老早已计划利用寒假从政治学和社会学的角度做下老家的户籍制度改革以做毕业论文(因为涉及到实地调查,所以越早越好),张鑫老师建议不要触碰重庆这个雷区,但宅基地复垦是可以做的。现在李宁老师对我寄以期望,让我在年前就把徐复观做出来,然后改,年后再改就往河海学报投。我知道河海学报已是核心期刊,要发表文章不容易,但不可辜负老师,定要尽最大努力,毕业论文的构想暂且放下了。何况,李宁老师给我的一次回信中,有一句话给了我很大的正能量,使我坚持:思想是能够相通的,不分国界。也正是因为相通,人类文明的进步即使在充满“险相”的境遇中,仍可以持续进步;每一个国度的文明也只有屹立在世界文明的根基之上,获取不断的滋养,才能保持活力,否则,只能带来文明的毁灭。
    前几天,收到郑黎明老师短信,让我在下学期的交流会就我的经验储存说做个15分钟报告,另叫我找时间去本部找他,他那有两本杜威关于现代经验论的书,让我看后丰富经验储存的观点。又是big project。但郑老师对学生的关心自是毋庸赘言,从去年初我去找郑老师为我的送书计划写赠言时就感觉到了,所以寒假里还是得认真准备,不可辜负老师。
    马恩论文写完了,酣畅淋漓写了将近1万字,基本属于原创,但我深知作为一般论文自是没有问题,但作为文本课的论文,深度明显是不够的。还不知吴老师对论文如何评价,我自知是还有待提高。因为南方周末事件最近太敏感,即使马克思《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的研究很少,况且我文章中有两点是自己的新观点,但发表是不可能了,但我的良知也算为自由事业尽了一份力,为的就是想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好。和一朋友商议,她从传播学角度解读,但这个事情,后面再说吧。
    这学期还有一些课,如西方经济学还是很有意思,但学时太少,皮毛未知,在此不议。
学习上收货也有,失去也有。有时跳出“学院”来看,觉得这些知识虽然促进了我德性修养地提高,但又能如何呢?这些东西极容易把人架到一个非常高的高度,下不来,让人无所适从。就我自己来说,我目前对思想史感兴趣,但一个没有思想的人做思想史,会不会给人类带来灾难?前段时间和焱哥在校车上聊到了他在人大面试的情况,发现研究生要保送人大这样的名校真的都是有硬功夫的,自视不如。
    学习之外,学生工作算是熬过来了,真是熬,实际情况和当初决心加入三代会这个组织的初衷差距太大,当初的责任感、担当的道德理想主义在这里面被压抑地喘不过气。但出于不能背约,还是坚持下来了,做的可能不尽如意,但我尽力了,问心无愧了。失望的是,我被成为了团代表,我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成了代表。作为分团委副书记,如果我真能代表广大学生,为他们争取利益,我很乐意,但是我能代表谁呢?谁需要我代表呢?
爸妈老关心我,一打电话就是“明天回不回来”。我也想趁相距不远,能多陪陪爸妈就多陪陪,但太过频繁就不适应了。一是少了看书的时间;二是一回家他们就要买菜做好吃的什么的,忙里忙外,我很内疚。上次回家把假条拿给宿管阿姨,阿姨说这么近还不回去。我说回去给爸妈添麻烦啊。阿姨很气愤,说就算麻烦,爸妈心里也是高兴的。我惆怅了。三是我回去就打扰属于他们的二人世界,这个我觉得真不应该。另外,妈老对我说,不要只顾着学习,要考虑下个人问题。我明白妈的意思,但感情这事,求不来,就像罗曼罗兰说的,爱请是一种永久的信仰。何况我现在觉得谈恋爱会占用我大量时间,机会成本太大。自从看了弗洛姆《爱的艺术》,把“爱”抬得这么高,哪能随便谈感情啊。记得暑假时,花了一段时间研究爱情哲学,自己不争气,既没研究出来东西,也没骗到女孩子,但我没觉得现在的状态没有什么不好。
    最近,老是感慨生命。在死亡面前生命是多么渺小,但生命又从来不畏惧死亡,因为从逻辑上说,活着的时候是不可能知道死亡的是什么感觉的,何必畏惧。但生命规律不可违背,自然衰老虽然是对生命的应答,并且西塞罗《论老年》还对年老给予高度评价,但我总是害怕离别。如果身边有亲人老去,我就揪心。好几次因梦到父母老了而惊醒。回想起自己小时候如何折腾父母,父母如何迁就着、无私地将我养育长大,就自问该怎样去回报这份恩情。妈常说,要善待身边健在的人,别等到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时候才想起没有尽孝;爸不善于表达,把爱藏于心里,但很厚重。爸妈一个言传,一个身教使我渐渐长大,但他们却在老去。自从得知我很尊敬的高燕老师患上那个很严重的病后,让我更加觉得生命之不可揣摩。有时命运是不公的,无情地剥夺了鲜活的本该享受的生活,换之以病痛的折磨。就像之前还听邓正来先生激情饱满地做报告,现在就得知邓先生被检查出癌,多残忍的现实。在那有限的生命中,个人究竟该做什么来使生命有尊严、更有价值?一定不是有很多财富,有很大的权力,也不是有很高的地位。那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我在这片茫然不知的世界里,一定能找到属于我的一片天空。
文章来源于兼职吧:http://www.jianzhi8.com/lunwen/89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