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职吧 > 毕业论文 > 文化论文 > 正文

文学评论论文--试析《荒原蚁丘》中钦努阿.阿契贝的女性意识

来源:论文天下发布时间:2012-07-20 浏览:1039次

  论文摘要:尼日利亚作家钦努阿?阿契贝被誉为“现代非洲文学之父”、“黑非洲的代言人”,是前英属殖民地英语作家的杰出代表。在其前几部小说中钦努阿·阿契贝基本都以男性角色为主,然而在其第五部小说《荒原蚁丘》中隐藏着作家对女性的关注,隐藏着其女性意识,他的女性意识不仅体现在女性角色上而且在男性角色上也有很明显的体现,本文将通过分析作品中的几个主要角色来揭示钦努阿·阿契贝隐藏在该小说中的女性意识。


  论文关键词:钦努阿·阿契贝;《荒原蚁丘》;女性意识


  尼日利亚作家钦努阿?阿契贝(Chinua Achebe)于1930年11月生于尼日利亚东部的奥吉迪市(Ogidi)的一个小乡村里,他被誉为“现代非洲文学之父”、“黑非洲的代言人”,是前英属殖民地英语作家的杰出代表。2007年他战胜了实力强大的多丽丝?莱辛、萨尔曼?拉什迪等作家,获得第二届曼布克国际奖。阿契贝的作品包括诗歌、小说、文论、戏剧等,其中小说的影响最大。其作品主要关注非洲政治、前殖民地时代的非洲文化与文明、殖民给非洲社会带来的影响以及西方殖民者给非洲社会带来的影响。其代表作即第一部小说Things Fall Apart (《瓦解》,又译《崩溃》)出版,他一举成名,该小说被认为是非洲民族文化独立的“宣言”,开创了现代非洲小说的先河。然后其他三部小说相继出版,No Longer at Ease《动荡》(1960), Arrow of God《神箭》(1964), A Man of the People《人民公仆》(1966),与《崩溃》合称为“尼日利亚四部曲”。时隔21年1987年他的第五部小说Anthills of the Savannah(《荒原蚁丘》又译《草原蚁丘》)才出版。2009年12月,钦努阿?阿契贝出版新作散文随笔集The Education of a British-Protected Child(《受英国保护儿童的教育》)。该文集中收录了阿契贝从1988年至2009年间创作的十六篇带有自传色彩的散文。在这些散文中,阿契贝探讨了殖民主义、后殖民主义、奴隶贸易、当代非洲文学、语言和传统等历史与现实的问题。《荒原蚁丘》其实是阿契贝“非洲乌托邦”思想的显露,他期望一个新旧合璧、既能吸收西方文明又能保留传统的新国家。“新非洲主义”是这部小说幕后的指导理念,它既不是民主主义的,也不是殖民翻版的,而是在告别狭隘的部落主义之后,重新建立一个以知识和家族温情、以固执而又有点戏谑的人性、以一个人民有言论自由、政府有道德纪律为基础的现代非洲。这部作品描写三位受过西方教育也热爱传统的知识青年在一个军人独裁的虚构西非国家卡根中热情追求属于非洲人自己的现代化道路、最后以悲剧收场的故事。萨姆(Sam/HE)和他儿时的伙伴伊肯(Ikem)及克里斯(Chris)是卡根(Kangan)的政府要员,萨姆是国家元首,伊肯是《国家公报》的主编,克里斯是新闻部长。萨姆听了奥孔教授尤其是听了检察总长的谗言之后更加不信任伊肯和克里斯,他们三人二十五年的友情就这样结束了。伊肯在做了一次挖苦元首要把头像印在钞票上的意图的演讲后被逮捕并且被秘密杀害。克里斯由于揭露了伊肯的死讯和死因而被迫藏匿、逃亡,在逃亡的途中为了救一名少女免遭奸污而被士兵用枪打死,就在那时萨姆政府被推翻的消息也刚好传出。尽管这部小说主要是这三个青年的故事,但在这三个青年的故事中又穿插了几个女性角色并且这几个女性角色一直持续到故事的结尾。


  一、文献综述


  国内以往的外国文学研究中,非洲文学是最受忽略的。我们关注较多的是欧美发达国家的“主流文学”。但1990年代以来,随着后殖民主义思潮的兴起,随着索因卡、戈迪默和库切等人相继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非洲文学已逐渐引起国内读者和评论界的重视。钦努阿?阿契贝的作品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进入我国读者的视野。《荒原蚁丘》这部小说在国外被广泛阅读,而且还有很多有关它的评论,然而在中国中译本在最近几年才出版,几乎没有相关评论。国外对这部小说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叙事技巧、语言的使用、现代文化与传统之间的冲突、权利关系、小说与历史的关系等。在这部小说中有四个叙述者克里斯、伊肯、比阿特利斯及一个无名的全能叙事者,有些批评家就从叙事的角度来分析这部小说,如Kanaganayakam把《荒原蚁丘》和钦努阿?阿契贝先前作品中的叙事技巧作比较和对比。 A. Ravenscroft也对其技巧和主题进行了研究。 Omar Sougou 用现代语言学的方法分析了小说中的不同语言层次。Andrew E. Robson通过研究在《荒原蚁丘》中的各种类型的英语指出语言如何反应出教育层次、社会地位及文化背景的异同。Jeffrey W. Hunter 从权利关系的角度来分析这部小说。Swann从小说和历史的关系这个角度来分析,指出小说跟历史的起源有关。 有的评论家分析小说中现代文化和传统的冲突,还有的从女性主义角度分析小说中的女主角比阿特丽斯,经过仔细研读这部作品,笔者发现在这部作品中隐藏着作家对女性的关注,隐藏着其女性意识,他的女性意识不仅体现在女性角色上而且在男性角色上也有很明显的体现,本文将通过分析作品中的几个主要角色来揭示钦努阿?阿契贝隐藏在该小说中的女性意识。


  二、钦努阿·阿契贝在《荒原蚁丘》中的女性意识


  (一)钦努阿·阿契贝的女性意识在比阿特丽斯身上的体现

   作为阿契贝最有力的女性人物,比阿特丽斯也是《荒原蚁丘》中的重要角色,她曾在伦敦大学玛丽女王学院主修英语并荣获荣誉学位,在卡根政府部门担任财政部资深的部长助理,她也是国家新闻部长克里斯的未婚妻,她被阿契贝塑造成一个美丽、聪慧、独立、爱国并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

   有一次比阿特丽斯被总统萨姆邀请到他的别墅参加一个小型的私人宴会,在宴会上总统向她介绍了一个来自美联社的女记者,“随着夜渐深,她(女记者)也变得越来越口若悬河,越来越放肆……她对阁下的态度变得极其热络而颐指气使。她会说完话完全不等他回应,便贸然转身向奥赛少校甩另一句话……但这不是最可观的。 她直截了当地开始给阁下和他的随从们讲课,说这个国家必要保持它目前的外债水平……”。对于这种无礼的话,阁下不但不予以反驳而且还附和。比阿特丽斯当然不是阁下的仰慕者,但她是一个爱国者,她不能忍受这样的侮辱,不能忍受国家总统处于这样无耻的境地还自得其乐,最后,为了把阁下的注意力从女记者身上移开,比阿特丽斯把自己主动抛向他跟他跳舞。从这件事我们可以看出,作为一个女性,比阿特丽斯也同男性一样甚至比男性更具有维护祖国尊严的意识。她当然是一位自尊自爱的女人,但为了维护祖国的尊严她宁可牺牲自己。

  比阿特丽斯对于女性的权利及在社会中的角色也是相当关注的,就连像伊肯这么聪明有洞见的人都不得不佩服她。在伊肯最后一次去拜访她时,伊肯说:“我是来完成一个前所未有的使命……我来是想向你表示感谢,你给我的东西,是一个人可以给予另一个人最大的礼物了。一种洞见,那就是你给予我的东西,我想说谢谢你。”比阿特丽斯问道:“洞见?我?对什么的洞见?”伊肯答道:“对女人的世界”。比阿特丽斯是一个具有远见和洞察力的女人,是一个聪慧的女人。她从总统的私人宴会回来的第二天她告诉克里斯:“我看出来我们的麻烦整越来越大。麻烦首先会找到伊肯。……他将是最先开路的人。在他之后将轮到你。我们都处于麻烦之中,伊肯,你,我,甚至阁下。这已经不是笑话了。正如我父亲常常说的,这已经不再是一个你可以用手掌兜着鼻烟跳的一支舞了。你和伊肯必须尽快消除你们之间那些可笑的东西,那些从来没有人能跟我解释的东西。”当克里斯要离开她家时她再次恳求克里斯和伊肯和好,当克里斯告知她他与伊肯之间不是因为什么具体的事情吵嘴,将他们隔离的是风格,不是实质性的事儿时,比阿特丽斯指出:“因我们的喜好而吵架是愚蠢而无益的。”比阿特丽斯深知民众的真正力量在于团结、凝聚力和不朽的灵魂,这些东西是不会被摧毁的,所以在她看到形势越来越严峻的时候,她力劝克里斯和伊肯团结起来共同应对严峻的形势,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她是一个极其聪慧的女人。比阿特丽斯自然也是一个坚强独立的女人。当他们得知伊肯被杀之后回去,她看到艾勒瓦一脸忧愁地正等在她的门口,她犹豫了,不想把真相告诉艾勒瓦,但她立即意识到无情地展现在面前的未来要求她们从今以后要充满勇气,而不是神经脆弱。她劝艾勒瓦说:“这不是哭泣的时候。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坚强,当战斗来临时,我们就能好好地战斗。”

  (二)钦努阿·阿契贝的女性意识在艾勒瓦身上的体现

   艾勒瓦是一个普通女人,她没受过什么教育,她只是一个在印度商店里当售货员的半文盲,与当小贩的母亲居住在巴萨贫民区。但作为《国家公报》主编的伊肯怎么会从成千上万的女孩中偏偏挑选上她做他的女朋友呢?就因为她是一个能散发自尊和自信力量、温情、善良、坚强的女人,她也是一个有女性意识的人。

   在平时的生活中她对伊肯的关心可谓无微不至,而伊肯却没有给予相应的回报,伊肯有几次都觉得艾勒瓦再也不会理他了,但第二天她还是原谅了他,艾勒瓦确实是一个善解人意、温情的女人。在得知伊肯的死讯后艾勒瓦表现出了异常的坚强,“没想到的是,在强烈情感的表达上,艾勒瓦比她(比阿特丽斯)还要坚强!一声划破长空的呐喊一直在比阿特丽斯的脑海里回荡,就像一声枪响向倒下的同志致礼;然后艾勒瓦就坐在那儿,纹丝不动,沉默着。”之后艾勒瓦花了一整个上午和大半个下午找那两个出租车司机并安排他们同克里斯见面。当国家安全警察来比阿特丽斯家里搜查克里斯时艾勒瓦也表现出了异常的镇静和勇敢。比阿特丽斯都觉得艾勒瓦有一种“能触动人的、特别的,几乎是神圣的风范,这种风范可以将一个半文盲但良善和富有魅力的女孩,转换成一个令人尊敬的对象。”艾勒瓦虽然是一个温顺、善良的女人,但在她身上也有反抗的一面,她也具有女性意识。当伊肯在三更半夜叫出租车把艾勒瓦从他的寓所送走时,艾勒瓦说道:“女人并不是来这个世界挖沙的……想一想!不过这都是请偶们自己造成的,我们的错。如果我没有将我那愚蠢的身体带到你卧室的床上,你也就不会像踢足球那样踢我了。我没怨你,一点都没有!”伊肯说:“我压根儿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艾勒瓦说:“你怎么会明白?你根本不配明白。”在此,艾勒瓦在诅咒女人不公的命运。当疯医生讲述萨姆以前的事时,他说:“一个英俊的年轻人从热情的非洲远道而来,却住在英国一家冷冰冰的医院里— 这不是个比喻。他正惨兮兮地从双肺炎中康复过来。我至少能给他找一个姑娘,让他快乐起来,不是什么大事。”艾勒瓦立即反驳到:“但女人不是为这个世界受罪而来的。”在此,艾勒瓦是为女性的基本权利而作呼吁。

  (三)钦努阿?阿契贝的女性意识在阿玛琪娜身上的体现

  阿玛琪娜是伊肯与艾勒瓦的女儿,尽管她在小说接近尾声时才出现,但她的出现对于小说的主旨和基调非常重要,给悲剧色彩浓重的结尾增添了一丝希望。阿玛琪娜的命名仪式是非常重要的,不能因为她父亲伊肯不能来举行这个仪式而让传统消失,比阿特丽斯代替男人的角色来完成这项命名仪式,给这小生命取了一个男孩的名字“阿玛琪娜”,希望道路永远不要完结的意思。作为伊肯的女儿,她代表了她名字的意义,她将继续走上伊肯辉煌的道路,她是未来的希望,尽管在现在未来看起来似乎很暗淡。

  (四)钦努阿?阿契贝的女性意识在其他角色身上的体现

  钦努阿·阿契贝的女性意识不仅体现在女性角色身上,在男性角色身上也有体现。在前文讲比阿特丽斯的女性意识的时候我们就说过,伊肯最后一次去拜访比阿特里斯是向她表示感谢的,他要感谢比阿特里斯个了他一个最大的礼物即对女人世界的洞见,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在伊肯的内心深处也有着对女性的关注。克里斯对女性的关注则主要体现在他对比阿特丽斯的感情上。“我(克里斯)实际上已经准备好接受比阿特丽斯的保守风格,并为此而感激她。有时候,我一想到她,跃然来到心中的不是玫瑰,也不是音乐,而是一本写得优雅、装帧精致的赏心悦目的书。”“比阿特丽斯是我心目中的完美女人,美丽但不耀眼,娴静而不软弱,她非常非常坚强。我爱她,乐意按她的步伐去开展我们的关系。”在小说的末尾克里斯的死是因为救一个少女,为了不让那个警佐强暴少女他被警佐用枪打死。最让人感动的是克里斯在临死时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最后的绿色……”,其实他想说的是“最后的绿色瓶子”,这是他和比阿特丽斯之间的一个苦涩的玩笑,虽然克里斯是在提醒人们要警觉这个世界属于世界的人民而不是属于一个小小的团体,但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在克里斯的内心深处他是多么尊重、在意比阿特丽斯,在临死前还记得他们之间的玩笑,在他的内心深处他有着深深的女性意识。按照卡根的传统,孩子的命名仪式应该由男人来完成,但阿玛琪娜的命名仪式是由比阿特丽斯来完成的。艾勒瓦的叔叔,作为非洲传统文化的代表,当他目睹了艾勒瓦孩子的命名仪式由女人来完成时,他不但没有斥责她们反而为她们欢呼鼓掌。他说:“你们知道我为什么笑吗?我笑是因为在你们年轻人中我们的世界找到了它的对手。是的!你们将世界放在了它应该在的地方”,“你们这些人聚会一栋白人的房子里,给这女孩一个男孩的名字……在这个世界就是应该这么做的……。”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即使像艾勒瓦的叔叔这种代表传统的人,钦努阿?阿契贝也给他赋予了强烈的女性意识。


  三、结语:


  阿契贝一生致力于文学、政治和教育事业, 他对普通民众十分关心。在《荒原蚁丘》这部作品中不仅表现出了他对普通民众及祖国未来的忧思,而且也表现出了他对女性的关注,表现出了他强烈的女性意识。

文章来源于兼职吧:http://www.jianzhi8.com/lunwen/54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