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职吧 > 毕业论文 > 理学论文 > 正文

生命环境论文:宪法的生命

来源:应届生发布时间:2010-12-02 浏览:1307次

      宪法以列举的方式明确授予中央政府事关全国性事务的有限的必要的权力,如掌管外交事务和铸造货币的权力,其他一切权力都保留给各州。但无论是全国性政府还是地方性政府"实质上都是依靠合众国全体公民的"。
    
    如上所述,《联邦党人文集》的主旨就是向美国人民说明联邦政府对美国自由与繁荣的功用,使美国人民相信"这个宪法正是为了建立一个人民的政权"。麦迪逊指出:"在联邦的范围和适当结构里,共和政体能够医治共和政府最易发生的弊病。"麦迪逊认为,党争和派系斗争是政治社会不可避免的现象,现代立法的主要任务就是管理和平衡由私人财产权导致的在文明国家必然会形成的各种各样又互不相容的利益集团,如有产者和无产者,债权人和债务人,又如土地占有者集团、制造业集团、商人集团、金融业集团,在这些利益集团的基础上又必然产生敌对党派的冲突。麦迪逊还指出:"人的才能是多种多样的,因而就有财产权的产生,这种多样性对于达到利益一致来说,不亚于一种无法排除的障碍。保护这些才能,是政府的首要目的。由于保护了获取财产的各种不同才能,立刻就会产生不同程度的和各种各样的财产占有情况;而由于这一切对各财产所有人的感情和见解的影响,从而使社会划分成不同利益集团和党派。"麦迪逊认为,放任党争是危险的,直接民主国家难免会成为多数党派的牺牲品,这已被古代共和国的历史所证明;但消灭党争则更为危险,因为党争还意味着自由的空气;麦迪逊说:"自由于党争,如同空气于火,是一种离开它就会立刻窒息的养料。但是因为自由会助长党争而废除政治生活不可缺少的自由,这同因为空气给火以破坏力而希望消灭动物生命必不可少的空气是同样的愚蠢。"麦迪逊认为,政治问题的关键是如何控制和导引党争或阶级斗争来促进公共利益和社会繁荣?他指出,在大型共和国内,人口差异及数量繁多的党争有利于促进共同利益。多数人在民主政府下容易形成侵犯少数人权利的党派。在麦迪逊时代,民主政府意味着所有公民直接参加政府管理的小型国家,而共和政体则意味着法律统治的"代表制"。麦迪逊指出:"共和政府能比民主政府管辖更为众多的公民和更为辽阔的国土;主要就是这种情况,使前者的派别联合没有后者那么可怕。社会愈小,组成不同党派和利益集团的可能性就愈小;不同的党派和利益集团愈少,发现同一党派占有多数的情况就愈多;而组成多数的人数愈少,他们所处的范围就愈小,他们就更容易结合起来,执行他们压迫人民的计划。把范围扩大,就可包罗种类更多的党派和利益集团;全体中的多数有侵犯其他公民权利的共同动机也就少了;换句话说,即使存在这样一种共同动机,所有具有同感的人也比较难于显示自己的力量,并且彼此一致地采取行动。"被称为"宪法之父"的麦迪逊强调了多元社会对于共和国存在的积极作用。《联邦党人文集》的箴言或许应该是:"团结就是力量;差异产生自由。"

    
    不是要使美国对民主安全无害,而是要使民主对美国安全无害
    
    美国革命和美国宪法对旧世界的震撼是无比巨大的。美利坚合众国的建立真正敲响了旧制度的丧钟。这似乎已是无争议的历史结论。在美国的创立阶段,有一种令人惊异的奇特景象,对美国和人类命运的影响是深远的。1776年《独立宣言》时期的签署者们是一批信奉天赋人权的激情洋溢的理想主义者,而1787年制宪会议的代表们则是一些冷静的洞悉世态人情的现实主义者;"他们出奇地保守"。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的转换,似乎是自然完成的。在革命时期是无私无畏的斗士,在制宪时期则是保守审慎的立法者,如汉密尔顿,在独立战争时期是一名战士,追求公民自由的先锋,他曾写道:"我觉得公民自由在真正纯粹意义上是人间的至福。我深信全部人类有此天赋权利,人间最黑暗和最丑陋的犯罪即同剥夺自由联系在一起。人类的神圣权利不能到文献中寻找。在人性的全部历史画卷中,它犹如灿烂的霞光,由上帝自己亲手织成,人间的力量不可能毁灭它、遮蔽它。"战后汉密尔顿成为一位在纽约开业的律师,制宪时期他又是主张建立一个坚强有效的全国政府的联邦党人。美国建国史恰如托克维尔所言,战士之后便是立法者。战士志在破坏,立法者专于建设,但两者都有功劳。这可能是美国革命功德圆满的重要原因。应该说,这是美国人民的幸运,也是人类的幸运。
    
    联邦党人的理实主义最为明显地体现在对与政治特别相关的关于人性某些阴暗部分的洞察。经济学对人性的假设是理性自私的。但人是否实际如此,还是"应该如此",政治学似有不同的判断。美国联邦党的意见是,人自私不假,却未必理性;人在本质上是激情与情欲的动物。人只有在受到环境的压力和制度的约束下才会变得理性起来。汉密尔顿说,"人类必为己谋利。改变人类天性同抵挡私欲之急流一样不易。明智的立法当审慎地使之改道,因势利导,以为大众造福。"汉密尔顿认为,个人独揽大权是危险的。他说:"纵观人类行为的历史经验,实难保证常有道德品质崇高的个人,可以将国家与世界各国交往的如此微妙重大的职责委之于如合众国总统这样经民选授权的行政首脑单独掌握。"汉密尔顿还认为,切不可过高估计人民群众的道德和智慧水平;在他看来,民众统治也是不可信赖的。他写道:"民众的声音被说成上帝的声音;可是,这种格言是在一般的意义上被引证和信奉的,实际上它并不真实。民众好骚动而反复多变;他们难得做出正确的判断或决定。"汉密尔顿理解的共和制是"代表制"。他因其主张被他的政敌斥为民众之敌,汉密尔顿的名字变为不相信群众统治的同义语。但汉密尔顿认为,"人民群众从自己的经验中知道他们自己有时候是会犯错误的;……"他在考察了古代一些城邦共和国的盛衰兴亡后,发现那些实行直接民主的共和国经常"徘徊于极端专制和极端无政府状态之间",这是共和历史上极为重要的历史教训。汉密尔顿指出:"危险的野心多半为热心于人民权利的漂亮外衣所掩盖,很少用热心拥护政府坚定而有效率的严峻面孔做掩护。历史会教导我们,前者比后者更加必然地导致专制道路;在推翻共和国特许权的那些人当中,大多数是以讨好人民开始发迹的,他们以蛊惑家开始,以专制者告终。"汉密尔顿认为,政治设计的前提是"应该假定每个人都是会拆烂污的瘪三,他的每一个行为,除了私利,别无目的。"麦迪逊也认为,民选的代表们可能会"天生具有更自私的动机"。结党营私是人类的通病。他说:"经验证明,个人和社会团体很少谨慎地关注这一格言--诚实是最好的政策。对人的尊重总是按照人得到指责或赞扬数量的分化而弱化。良知这惟一尚存的纽带,众所周知在个人中间是有所不足的,而对于大量的人,更不要期望过大。"麦迪逊认为,宪法也要保护少数人的权利。他在致杰斐逊的一封信中写道:"凡政府中的实际权力所在之处,就存在压迫人的可能。就我们的政府而言,实际的权力在于社会中的多数,对私人权利之侵犯主要不来自有违选民意志的政府行动,而来自这样一些行动:在这些行动中,政府仅仅是选民的多数工具。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真理,可惜未为人们所足够注意。这一真理对我的思想所产生的印象很可能要比对你所产生的深得多。何处存在做坏事的利益和权力,一般就会做出坏事来,在这方面,一个强有力的利益集团决不会比一位强有力的自私君主心肠稍软些。"联邦党人最为关心的政治难题,"不是要使美国对民主安全无害,而是要使民主对美国安全无害。"

    
    国家是危险的,宪法是神圣的,国家之正当性应基于限权的宪法,强大有力的宪政国家对于现代社会的安全与繁荣是不可缺少的
    
    联邦党人无一例外都是人民主权论的信奉者,他们反对贵族政治和君王统治。因为人民主权原则一开始就是美洲大多数英国殖民地的基本原则,是秘而不宣的惯例和民情。
 

文章来源于兼职吧:http://www.jianzhi8.com/lunwen/2761.html